2019年12月14日,“第五届缅甸汉语教学研讨会开幕式”在曼德勒福庆学校孔子课堂集思阁会议室隆重举行。缅甸30余家汉语教学机构参加了研讨会。在研讨会的小组讨论会上,大家发言踊跃,积极探讨缅甸的华文教育,汉语教学未来发展的方向。主办方就与会者提出的一些问题,进行了回应。以下是问答记录,供参考。

1、如何才能有统一的接地气的中文教材?

答:我们很希望很期待有一套接地气的中文教材。但是要全缅甸“统一教材”?似乎有一定的技术性困难。原因是我们缅甸国家虽不大,但是华校、中文教学机构的种类,却是多种多样,参差不齐。首先有第一语言与第二语言之分。缅甸北部多数为滇籍华人聚居地,云南人学汉语大多属于第一语言。缅甸南部多数为闽粤籍华人华裔,由于历史原因,闽粤籍后裔同化程度较大,必须选择第二语言类汉语教材(当然第二语言学习者,还包括主当地人主流社会,那是比较庞大的群体,影响面很大)。第二语言汉语教材当中,有国侨办早年编写出版的《汉语》(小学、初中)教材,本校就是采用这套教材至今。近年来,还有国家汉办出版的第二语言汉语教材,更是多彩多姿,琳琅满目,任人选择。再说第一语言教材,由于历史原因,缅北大部分华校至今采用台湾教材。在曼德勒腊戌等大城市,近年来又兴起了采用中国国内九年义务制“人教版”教材。在这种需求不同的情况下,要统一用一套教材,看来是比较困难,也不切实际。其实,教材毕竟是学习工具,主要目的还是学好中文,弘扬中华文化。不管采用何种教材,只要能够达到以上两项目的就行。再说“接地气”的教材,本校的“中文导游班、酒店用汉语会话班、高级翻译班”等有针对性的班级,有我们自己编写的“接地气”的教材。如果大家感兴趣,可以拿去参阅使用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2、关于缅甸南部华人后裔被”缅化”的问题?

答:我们经常会忽略了一个群体——那些被“同化”或“缅华”了的华人后裔。其实在海外,华人后裔被同化在当地是很正常,也是必然的趋势。在缅甸称之为“缅化”,在泰国称为“泰化”,在菲律宾称之为“菲化”,在美国称之为“美化”!前者均有贬义,后者(“美化”)似乎就没有贬义?甚至还有点褒义?这些群体,我们可不能忽略了。难道他们就不是我们的炎黄子孙?难道他们就不是我们的同胞?难道他们”有罪”?他们有什么罪呢?不就是因为没有机会学到中文与中华文化!我们的中文既然能够”汉语国际化”,全球非华人我们都在努力让他们学习汉语,而跟我们一样,流着同样血液的自己同胞却要被排斥在外?被拒之门外?别人不重视,我们就十分重视!我们福庆学校专门把这些后代给”捡回来”!福庆的所有本土教师都是这样被“捡回来”的!我们就是采用第二语言汉语教材,把这些我们的后裔给捡了回来!有人误认为第二语言教材“肤浅”?不知是凭什么?我们却是采用这样的教材,将大批被抛弃了的华人后裔培养成长,最后,他们获得了中国的硕士学位,甚至博士学位。可见”第二语言教材是肤浅”这样的偏见是有误的,没有根据的。还有一点,缅北很多华人有另一个偏见,不愿意送孩子读政府学校(即:对缅甸国家的国民教育体系置之不理)认为“读缅文变老缅!”这种极端的偏激观点是错误的。其一、我们生存在缅甸,不应该贬低缅甸(“老缅”就是贬义词);其二、华人后裔“缅化”绝对不是因为读了缅文!而是因为“没有读中文”!我们开展华文教育、中文教学,其重要目的之一就是“留根工程”!“缅化”现象不能单纯怪罪“读缅文”,而是要加强开展中文教学,把包括这些“缅化”了的同胞在内的广大群体“捡”回来。

 

3、关于华校高中与政府学校“课程重复”的问题?

答:刚才有彬伍伦的老师论文当中提到“华校高中与政府学校课程重复”的问题。这应该是指“数理化生物”等科目。我们认为,既然是重复的,我们为什么还要去“多此一举”呢?事实上,缅北很多华校在办高中,据我们所知,在“数理化生物”等科目上,是十分吃力的。我们的相关教师都没有相关专业学历的背景,这不仅造成教师吃力,对学生也是很不负责的。我们不要过分“看不起”政府国民教育。早在我们上大学的时候(上世纪80年代)政府教育部高教司就有明文规定,全缅甸高中所有专业教师,都必须是该专业的硕士毕业才能胜任。这与我们华校高中在该专业方面的”不专业”是有很大的差距的。我们觉得华校的任务就是努力搞好中文教学,这是最重要的。至少我们福庆学校的立场就是这样。“中文”才是我们的“主科”,其他都应该是可有可无的“副科”。这是我们的观点。

 

(待续)

曼德勒福庆学校;胞波网

简单学缅甸语(IOS)
免费学习缅甸语
最新报道